龟头炎 把我“害苦”了

温州东瓯男科医院 | 2017-09-13
 

  不知怎的,在洗澡时我发现龟头上长了一些红色的小丘疹,不痛不痒,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消退。再联想起电视广播、报纸杂志上那铺天盖地的性病广告,尤其是那令人谈“疣”色变的“尖锐湿疣”,心里就直发毛——莫非长的真是“尖锐湿疣”?虽然我从没在外拈花惹草,在这方面还算对得住自己的良心,但通过其他方式传染的,听说也比较多呢!这不,前一段时间报纸还报道“尖锐湿疣”长到头皮上去了,这可不是性接触所能传染到的地方,况且那个病人还是个孩子。

  本想去大医院挂个号看看是怎么回事,但一怕难为情,得这样的病多少都有些难以启齿;二怕万一在那里遇到了熟人,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。虽然我自认清清白白,可世俗的议论能把人淹没哪!担忧了几天之后,忍不住找了一位在医院皮肤科工作的老乡。老乡给我做了详细的检查,告诉我仅是普通的念珠菌性龟头炎,拿点药水洗洗,再涂点药膏就没事了。我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,只要不是“尖锐湿疣”就万幸了。

  回家按照老乡的指示,认认真真地清洗、涂药,一点也不含糊,这样连续治疗了一个星期。一天早晨,起床小便时,突然感觉排尿很痛,仔细一看,这下不得了,红色的小丘疹还没完全消退,尿道口又长出了两个米粒大的肿物,又灼又痛。我心想:这下完了!病情越来越恶化,这次该不会真的是“尖锐湿疣”吧?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又去找老乡仔细检查。老乡很肯定地告诉我,这是“生殖器疱疹”,并且用很怀疑的眼光看着我。天啊,连老乡都认为我肯定是在外面乱搞了,这可是天大的冤枉!但到了这个地步,声辩只能是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。惟有按照老乡的意思去办,打一些叫“胸腺肽”的针剂,说是可以抗病毒、增强免疫力;不再进行外阴清洗,改用一种叫无环鸟苷的软膏来涂抹。遵照老乡的治疗方案,使用了10天左右,丘疹、疱疹果然明显消退了。但我还是不明白,这病是怎么惹上的?

  治愈不过一个月,红色小丘疹又一次出现。这次有经验了,没有再去找老乡,而是自个儿用药。也奇怪,用药几天后,红色小丘疹果真能消退。但每当身体疲劳或不适时,丘疹就会反复发作。这样持续了半年左右,弄得我痛苦不堪。说实在的,它不痛不痒,本无关紧要,但心里的压力可大着呢!这红色小丘疹不治疗,时间长了,不就会变成“尖锐湿疣”吗?所以,每次一复发,我就紧张地治疗一番。

  后来,在不经意间看了某杂志上面刊登的一篇有关包皮过长的文章,提到了它的危害性。我突然意识到,莫非我的病是由于包皮过长引起的?于是,当龟头上再次出现红色小丘疹时,我就不再用药,而是将包皮翻上去,使龟头暴露在包皮外面。果然,大约两天左右,它便自然消退了。有了这个经验之后,我便经常将包皮往上翻,让龟头自然暴露。到现在差不多有两年了,龟头炎再也没有复发。

  医生点评:念珠菌性龟头炎是龟头炎中的一种,常和包皮炎同时存在,多因接触患有念珠菌性阴道炎的性伴侣而受染。尽管念珠菌广泛存在于自然界,存在于皮肤黏膜表面,但一般并不致病。其致病与否除与全身健康情况有关外,更与局部环境密切相关。局部环境变化,病变亦随之发生变化,时轻时重,反复发作。卫生状况不良,包茎式包皮过长造成的局部高温潮湿环境,有利于念珠菌大量滋生,促使念珠菌性龟头炎的发生和发展。反之,局部低温干燥,则可抑制念珠菌的繁殖,使病变消退。因此,对念珠菌性龟头炎、包皮炎的处理,除了药物外,改善局部环境如经常清洗、外翻或切除过长的包皮以暴露龟头,成为防治该病的重要措施。

  生殖器疱疹同样多为性接触传染,偶尔也可通过受污染的手或物品而感染。病毒多潜伏于神经根中,常沿神经扩散到生殖器或附近区域,每每于熬夜、过劳、性生活、感冒、气候变化时出现症状,水疱持续7~10天便自行消退。市面上虽有多种抗病毒、增强免疫力的药物,但迄今为止,医学界仍未能找出一套彻底根治的办法。患者每年仍多次复发,且与包皮状况无关。

  尖锐湿疣是不同于念珠菌病和生殖器疱疹的另一种性病,由后者转变成尖锐湿疣仅仅是一种没有根据的担忧。所谓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不管它们持续多久、复发多少次,也都不会转变成尖锐湿疣。

★温州男科医院-温州东瓯医院“老品牌”的诚信医院★

温州东瓯男科医院是华南地区大型现代化专业男科医院,22年专注男性疾病诊疗,所以在男科领域上占有权威的地位,是浙江特色男科医院、百姓放心男科医院,全力捍卫男性生殖健康!

网络预约、免排队、优先就诊

医生接诊时间:8:00-21:00(节假日不休息)

浏览这篇文章的人还浏览了

医院简介 | 在线咨询 | 免费电话 | 来院路线

QQ:1789988602 免费热线:0577-88365120
地址:温州市鹿城区葡萄棚路38号(来院后直接坐电梯上四楼男科特设专科挂号就诊)